2014年10月18日星期六

【181】我的日本魂

2013年11月尾,我一个人飞到了大阪去看枫叶。
当时觉得日本的一切都好新奇。
第一次来到了秋天的国度,天气很冷。
第一次身在一个听不懂但非常熟悉的语言环境里,
听着老太太们叨叨絮絮地小声聊天,我以为自己处在电影镜头里。

我一个人。

从大阪回来,写了这段文字。





『一个不小心带了本黑暗的小说在旅途中阅读(《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写的是一个校园枪击案母亲的告白),无可否认,作者 Lionel Shriver 描述事件的功力还挺吸引的。

比如说,她写的,秘密底下的秘密,母亲艾娃写给丈夫法兰克林的信中,写的这么一句——我很害怕失去你,但我更加害怕如果有一天接到你的噩耗说你死去了,我却毫无感觉,可以开开心心地去打球,继续过我的生活,我害怕发现自己对你的死去其实没有那么强烈的感觉。

是啊,有些东西不在预期里发生,是我们说得出口,开个玩笑打哈哈就可以,比如说我预期我今天会睡得天昏地暗但是我没有,反而比平常更早醒了的那种失望;但有些事我们发现了但并不是很想说出口,因为那会让我们感到羞耻,比如说我花了一大笔钱去大阪玩但是旅途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令我振奋。当然我很努力去尝试喜欢每一样东西,那并没有成功给我欣喜若狂的感觉。要老师说出这种感觉真的不容易,因为这是个非常整齐非常漂亮非常干净而且每个人说起它来脸上就有光的国度,但是偏偏我心中却缺少了那阵一波一波的狂喜。

不用说,问题一定是出在我身上——一定是我没有做准备功夫,在大阪乱闯乱奔(这也是我羞于承认的,嘿,没做功课的奢侈旅途?),所以最后让我气馁,是我自己活该;一定是我没有学好日语就闯进去,所以没能和国度里的人蹦出更热烈的火花;都是我缺少了时尚美感,或者是寒冷的天气让我只能把时尚撇除,每天把自己裹成一颗臃肿的粽子,走在漂亮的日本女生当中,似乎矮了一大截;一定是我期望过高,以为日本人热情如火,但他们的火藏得太深,或许因为语言不通,或许因为天生含蓄,或许我也不讨喜,他们隔着一层毛玻璃,友善地指着路;也可能跟秋天有关,我始终受不了寒,也还是没能习惯五点天就黑得跟我们这里七八点一样——起床迟了,玩没多久一下子就天黑了,所以每天我都逼自己早起,逛到最后一班电车打烊前,才拖着脚步走二十分钟的路,回到离车站远得吓人但是很奇迹似的在 Trip Advisor 上得到评语第一名的 Guesthouse。我倒是很想也去投个票,Location五颗星?不,我最多只能给一颗星。

但我最后下的结论还是——这个国家和我遗忘取得很不同,所以我还没能习惯这些超出我预想之外的冲击。最后的最后,我反复想过整个行程,嗯,如果身边多个人,整趟旅程会变得非常有趣,或许我会给它加上一百分。』








11月将近,我愈发怀念日本,不止一次和唐生说:真的很想和他一起去日本玩。
照片是我在大阪的第三天。那一天,我一个人搭路面火车,
想在哪一站下车,就在哪一站下车。
闲晃,累了,再等下一站火车的到来。



出发前和可爱的 Kaseda Hazuki 还有澳洲的 Vanessa 吃早点 

牛奶控








日本货真价实的娃娃车,可爱惨了



by siawshan

3 則留言:

Zeniia 說...

日本真的很美啊啊好有fu
去日本是我的梦想~~

Lynn 說...

Omg ! 那个火车站真的太烂漫了!

Vincent Cho 說...

搞得我也很想去日本哟……

Link 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