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9日星期三

Love Story(逼大家来100个点击才放上来的无聊小说)

再过1个小时,我就24岁了。我刚刚接到杏琳的电话。

『林康缇!24岁生日快乐!』
『小姐,你家时钟是坏了还是怎样?我的生日还没到!』
『没有啊!』杏琳说:『我这么早打给你,是为了抢做第一个祝福你的人耶!快点!快点跪下来,磕几个头给我听吧!我要大大声的喔,叩叩叩叩这么大声喔!』
『你神经病!』
『开心吗?』
『不开心!』
『哎哟,生日耶,不要这样啦!来,跟我讲一遍:我林康缇收到陈杏琳的祝福,整个超开心的啦!』
不要!』
『讲嘛!快点啊!哎呀,11点了,睡觉时间到了!你给我快点!』
  
13岁认识杏琳,她和我读同一所国中,同一个班。认识30分钟后,我已经知道她家里几个兄弟姐妹爸爸妈妈是做什么的外加她家的狗平时喜欢吃什么,她也知道我家里几个兄弟姐妹爸爸妈妈是做什么的外加我家老鼠平时喜欢咬什么。

不是我们特别投契,特别多话讲,而是那一天,我们两个太早到学校报到。太早到的结果就是,学校很黑,很黑的结果就是,我很怕有鬼,很怕有鬼的结果就是,最好和别人坐在一起。一起坐又不讲话,会有以下三种结果:

一就是旁边的那个人会想:妈的这个人坐在我旁边又不讲话是以为自己很厉害哦?!
二就是旁边的那个人会想:妈的这个人坐在我旁边有不讲话是哑巴哦?!
三就是旁边的那个人会想:妈的鸡蛋糕这个人坐在我旁边不讲话是鬼?!

第三句要多加一个鸡蛋糕,因为听说鬼很怕脏话。遇到鬼最好这辈子听过的脏话统统骂出来,鬼会自动消失。

所以那天早上,我在杏琳身边坐下来,正要开口,杏琳刚好转过头来,抢先讲了第一个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以为我是鬼。

扯远了。来,讲回杏琳的那通电话。

我当然不相信杏琳是要抢第一个祝福我才这么早打来的鬼话。这个人平常很早睡,她不想超过12点才祝福我,因为我会骂她『你年年生日我都熬到12点打电话给你才睡,你现在忍心这样对我你的良心拿去喂狐狸了你』,但同时间,她又不想为了我牺牲她的美容觉。提早一个小时打来就是不得罪我又不委屈她的最佳方案。

『好啦好啦!你不要烦了啦!我林康缇收到陈杏琳的祝福,整个是超开心的啦!超开心开心到良心拿去喂狐狸我还是一样很开心的啦!』我故意用比平常高3分贝的声音来宣泄我的不甘愿。

杏琳很满意:『乖!那我睡咯,掰掰!』然后就真的挂电话了。

『陈杏琳你可以再敷衍一点!』我对着电话喊。
『嘟……………………
…………







我叫林康缇,森林的林,健康的康,钟丽缇的缇。把我的名字连起来,就是森林里面健康的钟丽缇。同样是缇,钟丽缇很性感,可是我不是。钟丽缇很美丽,可是我不是。我是健康的钟丽缇。

你一定很想问,健康的钟丽缇是怎样的?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荧幕上看到的钟丽缇都是性感美丽的,我还真的不知道她健康的时候是怎样的。从前年开始,我就去我家附近的健身中心报名,参加跳健康操的班。我签的是80块钱的配套,一个礼拜可以去四次。

虽然一个礼拜可以去四次,可是我有时候只去三次,有时候只去两次,有时候只去一次,有时候根本没有去。只要有时间,我一定准时去跳。跳了两年,没有人跑来跟我说:
『诶你看起来很健康耶!』

也没有人跑来跟我说:『诶你看起来很像钟丽缇耶!』

更加不可能有人跑来跟我说:『诶你看起来很像森林里面健康的钟丽缇耶!』

所以讲了这么多,我还是不懂健康的钟丽缇是怎样的。大概是左手拿着箭,右手拿着糠(比如说稻米、谷子之类的),然后一边跳来跳去还一边喊:“箭糠箭糠,健健康康哟!”

好,我知道不好笑。

我家里很简单,有一个爸爸,一个妈妈,还有一个小我三年的妹妹。一个爸爸还有一个妈妈的意思是,我的家庭很健全,我爸爸没有包二奶,然后我妈妈也没有包小白脸。至于我妹妹,她什么都没有包,只是她小时候跟妈妈一起看连续剧,很喜欢包青天,喜欢到去超市的时候看到『包大人』,就用不要吃饭来威胁我爸爸买了两包『包大人』回家。

『妹妹,你要包大人来做什么?』把『包大人』买回家后,爸爸问她。
『我要抱着它睡觉!』
『可是包大人不是枕头,是尿片哦!』
『那就留给我和包青天的孩子用!』
『可是包大人很大一片,不但会包到你孩子的屁屁,还会把他从头包到脚,包到他不能呼吸哦!』
『那我自己用啊!』妹妹的回答很阿沙力。

结果妹妹长大后,有一次来月经,家里没有卫生棉,妈妈把当年妹妹死都不准妈妈丢掉的『包大人』丢给她:『哪,慢用!』

那包『包大人』最后被我拿去送给杏琳,因为她的狗好像那阵子膀胱坏掉了,整天漏尿。用了包大人过后,很有效,地上的尿量变………少了,因为包大人太大片,包不完那只狗的屁股。

『我昨晚写信去包大人的公司耶。』第二天杏琳跟我说:『我问他们做什么没有推出包大狗?』





其实我生日前一个小时,杏琳打电话问我开不开心,我回答她不开心,不是开玩笑的。我真的真的不是很高兴。我不高兴的理由,讲简单不简单,讲复杂不复杂。

『有几不简单?又有几不复杂?』第二天,也就是我生日当天晚上,在一家咖啡厅里面,杏琳这样问我。

『你看,』我喝了一口三色奶茶:『我现在二十四岁了,我有一个完整的家,爸爸很好妈妈很棒妹妹像我一样可爱,可是我没有男朋友。』

『嗯。』

『我住在家里,开家里的车,我不用付房租还有无聊的电费水费,也不用供车,可是我没有男朋友。我隔壁邻居很友善我的亲戚很可爱,可是我没有男朋友。我可以跑可以跳,自己赚钱自己花,可是我没有男朋友。我有几个谈得来的好朋友,可是我没有男朋友……

『够了够了!』杏琳打断我:『二十四岁了没有男朋友是会死吗?』

『那二十四岁了没有男朋友是会长生不老吗?』
『二十四岁了没有男朋友是会下地狱吗?』
『那二十四岁了没有男朋友是会上天堂吗?』

『你很烦耶!』杏琳用力地搅她那杯白咖啡:『二十四岁有没有男朋友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二十四岁有没有男朋友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老实讲,有,真的有。这个故事很短,不过要倒带一下,回到我十七岁的时候。地点,在吧生的一间酒家里面,我们一家人出席了爸爸的堂哥的朋友的妹妹的儿子的结婚晚宴。

你一定很奇怪爸爸的堂哥的朋友的妹妹的儿子,是怎样会请到我们一家人去吃喜酒。答案可以不用想到太复杂,简短一点来说,爸爸和他堂哥的朋友的妹妹是邻居。也就是说,新郎一家人就住在我们家隔壁。

那个晚宴很温馨,新郎还特地上台,把他们的爱情故事讲出来。

Testing one, two, three……Testing one, two, three……哈啰哈啰。』新郎那天穿白色的西装,站在台上有一点点像白马王子:『大家好。』

…………』新郎在大家好的时候每一桌刚好上金栗奶黄香酥虾这道菜,全部人忙着剥虾壳,没有留意到是新郎本尊在讲话。            

大概是注意到没有人在理他,新郎突然在台上喊:『我终于结婚啦!』

『好!』『好!』终于有人注意到主角上台了,可是没有掌声,因为一半的人在用筷子剥虾壳,还有一半的人用手剥到很肮脏,不方便拍手。我爸爸讲『好!』的时候,一块虾肉还弹出来,飞进妹妹的橙汁里面。

新郎继续说:『秀芝是我的初恋。遇到她的时候,她21岁,我24岁,那时候的她很美丽……

『哇唠!』我和妹妹同时叫出来。
『我不觉得那个新娘有美过啯!』妹妹讲。
24岁才初恋啯!』我讲。
24岁才初恋有什么奇怪?』那时候才十四岁的妹妹问我。
『做什么不奇怪?』我说:『现在哪里有人二十四岁才初恋的?除非长到很难看!』
『新娘也很难看啊,可是她又没有24岁才初恋!』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那个人很有问题,所以找不到对象,二十四岁才拍拖!』
『可是我不觉得志豪哥哥有什么问题啊!』

志豪哥哥是新郎的名字。虽然住在隔壁,可是我们一点都不熟,因为他大我十二年,大妹妹十五年。一个大男生可以和两个小妹妹玩什么?比赛谁比较高吗?

『谁讲没有?』我摇摇食指:『他整天在家里自言自语。』
……』妹妹露出果然很奇怪的表情。
『而且他还偷过妈妈的内裤!』

我才说完,有人很用力地捏我的大腿。『神经病啊你!』妈妈骂我:『那时他蹲在篱笆旁边,刚好风大,把我的内裤吹到他的头上而已,你不要听你姐乱讲!』

『你看,什么人会无端端在风大的时候蹲在篱笆旁边?』我说:『还不奇怪?』

妈妈又偷捏我的大腿:『人家那时候在喂他的白兔啦!你明知道还乱讲!』

『你看,什么人会在隔壁安娣的底裤飞过来的时候,在那边喂白兔?』我说:『还不奇怪?』

妈妈和妹妹都不理我了。妹妹问妈妈:『做什么志豪哥哥要在家里自言自语?』

妈妈又捏了我一下,这次很明显比前两次大力,而且还用转的,把我的大腿肉捏起来,往右转180度。『他不是自言自语,他只是很喜欢唱歌,每次唱歌很大声。』

『哦~』这是妹妹的反应。

『哦………….………….』这是我痛到要死的反应。我撑着继续讲:『…….反正,24岁才拍拖的人就是奇怪!不正常!没有人要!』

『哦,明白!』妹妹说。

不管怎样,我妹妹是真的真的,很透彻的那种真的,明白了我的话。

20岁的生日,她跟我讲:『生日快乐!你还有四年喔!』
21岁的生日,她跟我讲:『生日快乐!你还有三年喔!』           
22岁的生日,她跟我讲:『生日快乐!你还有两年喔!』
23岁的生日,她跟我讲:『生日快乐!你还有一年喔!』

直到今天早上,我妹妹特地一早叫醒我,说:『生日快乐!你奇怪!不正常!没有人要!』
                
『哇,你妹……』杏琳听完很惊讶:『…….是我的偶像!』
『偶你的头!』我瞪她:『快点找一个男朋友给我!』

杏琳真的偏头想了一下,然后眼睛慢慢地,慢慢地,发出光芒:『有!』
我抓住她的手,因为太紧张,指甲还陷进她的肉里面:『谁?!』
『鸡蛋糕!』

杏琳有时候还蛮喜欢讲双关语的。比如讲上面这句新鲜出炉的『鸡蛋糕』,就有以下几个意思:

一就是鸡蛋糕你的指甲刮到我了你知不知道?!
二就是鸡蛋糕你的手快点给我拿开你知不知道?!
三就是鸡蛋糕你弄到我很痛你知不知道?!
四就是鸡蛋糕我再耍无聊你们就要用鸡蛋糕烧掉这本书了我知道。

要推测杏琳讲的鸡蛋糕是哪一个意思,到底是指甲刮到版本、还是手给我拿掉版本、还是我很痛版本,其实很简单,只要分析她的性格人格就知道了。听起来很复杂,可是真的很简单,不过句子有一点长就是了。

就是:杏琳虽然有一点粗鲁,可是她不会骂粗口。虽然鸡蛋糕明明是糕点的名字,到底是哪里像粗口我也不知道,不过在这本书里面,你会看到的那种用来骂人的鸡蛋糕,全部都是我骂的。

那杏琳的那句『鸡蛋糕』到底是什么?

答案只有三个字:邱。世。杰。
               

by siawshan

这天肚子好多水,摇来摇去咕噜噜

ZenQ Dessert 的招牌仙草

星期天跑去 Sunway Pyramid,有两家店我想试了好久,
分别是 Zen Q Dessert 和 Chatime。


Zen Q Dessert

我以为 Zen Q 是在底层,但原来是在最楼上,
靠近 Bowling 场那里。
整间店绿色的好清爽的颜色,店面好小,
我们去到的时候,
每一张桌子都坐了人。

Zen Q 给我的感觉很像 Snowflake,很类似的冰。
我点了一客招牌仙草,像下面照片一样,
黑黑的。



我以为招牌仙草很好吃,可是......我不喜欢。
不是他们做得不好吃,
而是里面的材料我都不喜欢吃啦 T^T
仙草、芋圆、珍珠......统统是我不喜欢吃的东西,
所以,我给了它一个(叉)。

不过永田倒是觉得很好吃,因为他喜欢吃仙草。

我下次还会再来 Zen Q,但是一定要点别的东西。
他们的芋头西米捞看起来很不错。

(点击这里)ZenQ的 Facebook




Chatime

Chatime 和 ZenQ Desserts 就在同一层楼,
不过它是在靠近那个 Hip Hop Arena 那边。
Chatime 的人很多,居然还要排队,
看到都吓死人。

我点了两本饮料:Roasted Milk Tea 和 Fairy Vanilla Milk Tea。
永田喝两口就说:『难喝!』
接下来还说:『Chatime就是很差的time!』



其实他觉得难喝是因为他刚好不喜欢那个口味,
因为两个都是我选的,哈哈。
我很喜欢喝奶茶,可是 Roasted 和 Fairy Vanilla 考倒我了。
永田问我哪一个比较好喝,
我喝了 Roasted 再去喝 Fairy Vanilla,
一开始觉得 Fairy Vanilla 根本不能跟 Roasted 比。
再喝多几口,又觉得 Fairy Vanilla 比较好喝,
接下来喝 Roasted,也觉得 Roasted 输给 Fairy Vanilla,
喝喝下又觉得 Roasted 也很好喝。

我知道我讲到很乱。
总的来说就是:喝 A 的时候觉得 A 好喝,喝B的时候觉得B好喝。
结论就是:两个都好喝,我爱奶茶!

永田在 Chatime 表演梁朝伟的电眼!哈哈哈!


我们吃完 ZenQ 就去 Chatime,
结果因为永田不喜欢奶茶而我又很喜欢,
于是我努力地想要喝完两杯,
可是还没有喝完就觉得肚子满满都是水,
好可怕,好像摇一摇,
我的身体里面就会有海浪波涛汹涌!

(点击这里)Chatime 的 Facebook




下面两个是无聊人在喝水的时候拍的无聊 Video。

先声明,Chatime 和 ZenQ 都是我们会再回去的店,
觉得不好是因为我们都刚好点到自己不喜欢的东西。
所以下面的 video 是纯粹开玩笑的,不要当真,
事实上,我们觉得两间店都很好

video

永田:
『很难喝,Chatime的茶很难喝,真的是很差的 time。差,不好喝一点都不好喝。』


video

我:(因为声音很难听,所以一切请以手语来体会 XD)


好,就这样咯。



by siawshan

2011年10月9日星期日

小姐你穿这样是要去哪里?

去演唱会之前,在永田家抓洋洋来拍照

我爱了 Westlife 十一年,要去这场我盼了300年这么久的演唱会,
当然不能随便穿!
可是我想了很久,想了很久,
还是不知道有什么衣服是适合去演唱会的,
最后挑了我很喜欢的裙子。


为了说服自己穿这条裙子,我的脑分裂成晓晓和姗姗在对话。

晓晓:你穿长裙去演唱会?!适合咩?
姗姗:不适合咩?奇怪咩?
晓晓:奇怪!你疯了!
姗姗:那是怎样?穿长裙去 shopping ,要走来走去不是更加麻烦,别人还不是照样穿?
晓晓:......
姗姗:还有大把人穿长裙去海边,裙这么长,弄到沙不是更奇怪?
晓晓:......
姗姗:反正我的演唱会就是坐在那边看罢了,那是为什么不可以穿长裙?!
晓晓:好,你说的对,你就穿去吧!

结果我和妹妹一起进到入口检票处的时候,
检票的男人,一个很高大的男人,笑着问我:

『You wear like this, going to wedding dinner is it?』

我也笑着回答他:

『Sure I have to wear like this, I am coming for my husband today!』





这次的演唱会,我特别赞助妹妹陪我一起去看(我真的很会乱花钱 @@)。
妹妹虽然不是 Westlife 的粉丝,可是从小耳濡目染,
所以他们的歌她统统都听过,
而且为了这次的演唱会,她做的功课比我还要多,
居然还在 Facebook 上面 post 一些我都没有听过的 Westlife 的新歌,
我只能送她一个字:服!
再送自己一个字:懒!



当天晚上演唱会开始之前,买Platinum票的可以参加 Preshow Cocktail。
我和妹妹蒙查查的进去,发现里面原来很多人一下,
有些小姐拿着好大一杯 Tigers 走来走去。
可惜我们不喝酒,而且喝太多怕演唱会看到一半会尿急,
所以只喝了一杯 coke,吃了一些小点心。

吃完就拍照,拍完就吃。


Yeah,我们是 Premier Guest!


连 Westlife 的纸板都不放过,照拍!


by siawshan

2011年10月8日星期六

握着1000块拍照一定要有元气!

我觉得我讲过很多次了,我真的真的很喜欢 Westlife。



话说我7月无意间知道 Westlife 会有场亚洲巡回演唱会,
兴致勃勃地期待他们回来马来西亚,
结果马上检查了他们的行程,
一大阵晴天霹雳——做什么没有Malaysia的?!
冷静了一翻再查过一次,
又两三阵晴天霹雳——真的没有Malaysia?!

结果,我失落到放两张吓死人的照片上网给全部人呸,
还一直碎碎念,碎碎念,
甚至跑去 Westlife的专页投诉(明知道没有回复还是照写!),
就在我正块变成一整大块行尸走肉的时候,
学妹 Cass (名字太长,缩短一下不好意思哈哈)告诉我Westlife有来马来西亚,
还发给我相关网址,我上去看了,马上从行尸走肉复活,
满脑子只是:

10月7号!Westlife!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0月7号!Westlife!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0月7号!Westlife!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复活了的我不但恢复了呼吸,还恢复了野蛮女友的真面目,
Order 永田:『不管怎样快点跟我弄到Westlife最贵的那张票!老娘要坐前面!』
永田不敢怠慢,而且还发挥了他的本事,
居然上网找到了Event公司老板的电话,直接 call 去,把那个老板吓到了!

永田:请问 Westlife 的票几时开始卖?
老板:哇,你怎样拿到我的电话的?!
永田:上网找到的。
老板:你这么急着买,是 Westlife的粉丝?
永田:不是我,是我女朋友!

实现我愿望的幕后功臣,永田先生!Clap Clap!

结果老板真的告诉永田星期六才开始售票,星期六一到,
他又千里迢迢杀到 Event 公司去买票,买了两张,总共是 RM 1006。
我本来以为最贵的票价是300块,现在突然变成503块,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咬牙说:『买!』
票买到了,永田很高兴地跟我报告,是最前面第四排的中间,
我一边听,心一边在滴血......居然要1000块,我疯了......
我的1000块......

票都已经买了,为了让自己好过一点,
我想:我喜欢Westlife喜欢了11年,就当作这么多年来,一年出100块来看这一场演唱会吧!
一年100块,还好啦,也不是很多啦,100块罢了嘛!
阿Q的想完过后,结果......我的心继续在淌血。

握着 1000块拍照,一定要装元气一点!Ohm!


就因为实在太疯狂,又不敢面对自己的疯狂,
买了1000块演唱会门票这件事情,
我都不敢跟别人讲,因为我知道全世界听了下巴都会掉下来:
『1000块!你薪水这么少你买1000块的票!』
『1000块!Westlife都不是很红了你还买1000块!』

嗯啦嗯啦,我知道我知道啦,我知道很贵啦!
我一边把自己的下巴黏回去,一边决定绝对要保持低调,
不可以给人家知道我的票很贵这件事。

去演唱会前的车上拍的,谢谢永田,更加谢谢了解我心情的 Cass =)

都讲了,1000块,拍1张照片哪里够!一定要拍多多吼!


by siawshan

2011年10月2日星期日

谁偷亲我的嘴?

我去年写过一篇类似的帖子,
那时候点进去的人,都会发现被我这个无聊人骗了。
而这次,是的,我又再玩同样的把戏了,
很鬼无聊一下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路人甲:(飞踢)你是笑饱了吗?!
我:(抱肚子)是.....对不起.....不笑了.....

自从去年开始,我的嘴唇就是一副要死掉的样子。
后来我朋友介绍我去看医生 <--------------------(点这里),
我抱回了200块的药,
很贵,可是有效!
它把我的嘴唇从死海变成天堂鸟(乱掰 >
我以为我跟我的烂嘴唇从此 say bye bye了。

可是!

But.......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药用完了过后,我的嘴唇又复发了,这次不但干裂,
上唇和下唇的皮肤处还给我肿起来,又红又肿,
搞到全世界的人都来问我:
『你的嘴巴什么事?』
然后一些色世界的人也来问我:
『做什么跟男朋友这么激烈!』

我照镜子,看到自己的唇,脑里面不断闪过梁朝伟的样子。



啊!难看成这样!我只差没有把自己掐死!

又红又肿的巅峰时期,我的唇还很隐隐刺痛。
过了那个时期,嘴唇就比较好了,
可是还是非常非常非常干裂,
干到我讲话嘴巴都不敢开太大,
怕嘴唇会干到在别人面前轰隆隆裂掉!

于是,我决定去看医生。

(待续)



by siawshan





Link 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