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9日星期一

安顺斜塔跳晕了我们


开始觉得私生活不需要大量曝光在众人面前,也不需要叨叨絮絮洗大家的眼睛后,
面书上和部落格上的更新都大量减产了。
有时候想写些什么,想想就会放弃,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挺好,
自己过得怎么样,自己知道,也没有必要公告天下。

但我毕竟是个需要曝一点光书才会卖得出这样(这是主要的悲哀),
加上生活里少写字少思考脑子文笔都钝了那样(次要的悲哀),
另外面书部落格没有更新我的生活也少了一笔记录
记忆力不好日子过过下就忘记了(初老症的悲哀),
我想这里还是不要生草比较好(已经长成森林了好吗)。

话说昨天和亲爱的家人们到实兆远一日游,
我们两家人好像是成年后第一次携手出游(小时候的记忆忘到七七八八了),
特别珍惜这样难得的家人相聚时光,
所以同日好友的 Bridal Shower 只能放飞机,
她们居然说以后我结婚前的 Shower Bridal 没有人要出席好可怕(大哭)。

嗯,我觉得我也未必嫁得出去所以冲不冲凉也不用紧,
回头说说实兆远一日游吧。

行程很简单,果然林家都很随性大家血脉相连性格也很像:
实兆远大伯公庙——丽都饭店用午餐——买光饼——安顺斜塔——回家

我从来不知道实兆远原来有很著名的大伯公庙,
入口处虽然很晒但是蓝天白云神像很震撼,大家快来大合照一张。

连背影都特别有气魄!

一四一五二,大家是有点不熟这样吗(笑)

我平常很少拜神,唐生每次都说我根本就是无神论者,但其实我根本不是好吗。
大伯公庙香火鼎盛,大家都点香了我也点一点。
我不拜神,是因为我不晓得怎样拜,只有黏着唐生走,他拜什么我就拜什么。
香火熏得我眼泪直流,难受。
我顺道求了签,我连求签也不会,签一直没掉出来,唐生在旁边叨念要我诚心一点,
事实上我明明很诚心,但签一直没掉,我一直偷看所以走神了。
后来签掉出来了,丢了三次筊杯都不过关,唐生还说我干嘛丢那么大力。
我平常没有丢筊杯的机会啊,我真的不懂的怎么拿捏力道这样啊。

还好我和唐生后来得到的签都算不错,
希望接下来的日子如签文一样顺利吧。

大伯公庙比我想象中的大,天气也非常非常炎热,
我脑海里有一堆雀斑一直在我脸颊狂冒出来真是的。

第二站去了安顺的斜塔,爬上去还真的有点晕。

刚下过雨的安顺铁塔


堂妹安妮心血来潮说要来张塔前跳跃的照片,
跳跃是我的专长,我很厉害跳(自己讲),也很厉害拍别人跳(以前)。
不过,因为年岁增长,太久没有疯狂地乱跳跃,
我的跳功退步了,顾得到跳顾不到动作的美感和脸部表情,
大家看到照片都问我怎么了 囧






亮点是,我爸也来一起跳,爸爸好 Young 啊!


我写了那么多,其实只是想出卖我爸爸的跳相啊哈哈哈哈,
我爸难得活泼,一定要特地发一篇文鼓励鼓励(拍手)(拍手)




by siawshan

4 則留言:

Lee Kok Tong 說...

哈哈哈那天在怡保看到一个跟你很像的美女~
还以为是你咧 =P

Siewkee 說...

我们通常叫它斜塔或是大钟楼.. 从来不叫铁塔耶..
因为铁塔只会让我想到巴黎铁塔 ><
然后这安顺斜塔看起来也一点都不像那种宏伟的铁塔 ><

于人 說...

还真的好young~

Vincent Cho 說...

没想到你的爸爸这么活泼!

Link 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