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1日星期日

季玮妹妹

季玮是我在四月去到下午班,第一个交的朋友。那时候星期一,她就坐在我的右手边,讲了几句话,反正在下午班没有朋友,所以我就像一只跟屁虫,跟着季玮一起下楼上周会了。

季玮很年轻,今年才20岁。虽然这样,看到我跟住她,她也没有很莫名其妙,露出『你这么老做什么要跟住我』的表情,反而轻松地接纳我。

因为一直都很内向害羞,所以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下午班我就只有季玮可以讲话。她本身也是有点害羞的,但是某一天,她出现在我的辅导室门口,跟我谈了十几分钟的话。一直闷在辅导室的我真感动,因为再没有得讲话,我就要闷死在学校,或者是演变成跟苍蝇讲话的变态啦!

季玮大概还是我见过最客气的人。跟她认识了几个月,她对我讲话都还是很客气。有一次,她跟我买我的『Go,林笑笑!』,我把书带去学校给她,她居然拒收!

她:『不好意思,我忘记带钱来给你,所以这本书,我不能拿。』
我:『没关系啦,你先拿去,钱明天再给我就是了。』
她:『我真的不能先拿,我还没有给钱,你先收住啦......』
我:『不用紧啦!』
她:『真的不能,你先带回去......』

季玮客气成这样,结果,我只好不管她讲什么,直接把书放在她的座位。但是因为她觉得没有给钱不能拿我的书,书最后只好摆在我的位子了。幸好最后,她还是把书带回去了。

By the way,季玮当了好几个月的临教,终于选择了要再去读书啦!星期五过后,我右手边的位子就空掉了,所以不管怎样,为了纪念我在下午班的第一个朋友,我一定要和她拍一张合照才罢休!



 季玮和我妹妹,都是在仁小的最后一天啦


我和季玮的合照,这么多张里面,这张的我算是比较可以看 @@


季玮啊,这个很客气又很没有自信的女孩,希望她去到新环境,可以慢慢地找到自己的价值,然后自信满满地回来!



=========================================================================



告别季玮妹妹,今天是有点累的一天。

一大早就起来去学校开会,开到1点才结束,我的屁股都坐麻了。我下午一点的家教补习也只能延迟到2点。

回到家,吃了午餐,就跑去教补习,其实我真的有点累。

补完习,进贺打电话给我,谈了一下我交给他看的小说,也给了很多宝贵的意见。我跟他说,我就快要放弃写长篇小说了。不过想一下,我写的长篇小说,也才那两篇。要放弃的话,似乎还早,我只是把小说写了出来,还没有更努力地去做得更好。

晚上去了婆婆家,和堂弟妹用扑克牌玩杀手游戏。结果很不幸地,因为样衰,所以被赐死很多次。

回到家,一家人吃月饼。

好,我知道这些琐碎事很无聊。我也觉得超无聊的。不管怎样,还是要讲一下,我伤风了!本来还不知道为什么会无端端伤风的,后来才想起来,星期五教的一个学生也是伤风。一定是被他传染。

我的抵抗力夜未眠太低了吧!24岁的身体,竟然打不过10岁身体飞过来的细菌!

每次伤风,我就是下面这个样子——直接把纸巾塞在流鼻水的鼻孔。虽然很不雅观,但是走来走去还是比较方便。反正我在家里这样,也没有人会看到吧!








不知不觉,已经越走越远了。当我回头的时候,是不是再也找不到你们了呢?




by siawshan

2 則留言:

Vincent Cho 說...

季玮好像很勉强跟你这个林笑笑拍照!呵呵…

H@Zel 說...

是咯,我逼她拍照的,呜呜

Link 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